首页   出版信息   新书展厅   小说天地   美文集锦   长句短句   影视剧本   随思杂感   书画赏析   文友笔会   本站简介   联系我们
最新公告: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《围困》近期上市,敬请关注!
18:59:37
您现在的位置: 天作出版网 >> 信息正文
   信息标题:    三十集古装电视连续剧《盐霸》
点击数-1284
 

三十集电视连续剧

 

编剧  魏天作

 

 

第一集

1、齐都临淄   

公元前685年春。齐都临淄。

城头旗帜东倒西歪。逃难百姓络绎不绝。

两匹快马先后跑出城门,向两个不同的方向疾驰而去……

画外音:春秋中期,周王室衰微,各诸侯国相互攻伐兼并,战争连年不断,财匮力绌,民不聊生。公元前686年冬,齐国发生兵变,齐襄公被杀,公孙无知篡位,次年春,公孙无知又被杀。齐国一时无君,上下乱作一团,逃亡在外的公子纠和公子小白纷纷回国,争夺君位……

2、鲁都曲阜   

一匹快马驰入鲁都曲阜。

3、鲁国宫殿   

管仲走进鲁国宫殿,把一封书信呈与鲁庄公。

鲁庄公阅后:“好,我马上派甲兵三千,战车三百辆,护送公子纠回国!

大臣施伯走上前来:“主公且慢!依微臣之见,齐鲁两国有如一山二虎,互不相容,现在齐国大乱,鲁国何不趁此成就一番霸业?”

鲁庄公:“依你之见?”

施伯:“静观其变!

管仲:“主公,依外臣之见,齐鲁乃一衣带水的两个兄弟,只有相互照应才不受外强欺侮,永葆中原平定。眼下齐国有难,鲁国当出手相助,岂有静观其变之理?更何况还有公子小白,即使公子纠不回国,齐国照样能立新君。依外臣揣度,公子小白也得到了同样的书信,他现在就在赶往齐国的路上!”

鲁庄公:“此话有理!”

管仲:“要想保住公子纠君位无失,请主公发给外臣一队人马,在莒国通往齐国的路上拦截公子小白。主公率领大队人马,速送公子纠回齐,铲除乱党,整理朝纲,安定新君!”

4、鲁都曲阜   

管仲带领三十余人马,驰出鲁都曲阜。

三千兵、三百辆战车浩浩荡荡随后而出。鲁庄公、施伯坐在前边战车上。公子纠紧跟其后,忽召手持长柄大刀威风凛凛地守护在公子纠身边。

5、三岔路口   

管仲带人奔到三岔路口,向莒国的方向张望,没有看到人马,回头看时,前方半空扬起一团烟尘,不禁倒吸一口冷气。

管仲:“到底还是晚他一步。快追!”

6、即墨郊外   

打着莒国旗帜的一千余人、百余辆战车快速行至即墨郊外。

坐在前边战车上的公子小白回头看着鲍叔牙:“师傅,赶这么远的路,人马都累了,叫他们停下来休息一会,吃点东西吧?”

鲍叔牙:“不能停,快赶路!”

公子小白:“可是……”

话未说完,管仲带人赶到,拦在前面。鲍叔牙暗自吃惊,面上却是堆满笑容。

鲍叔牙大大咧咧地:“哈哈!我当遇上了劫匪,原来是管兄弟。管兄好闲在,出来打猎啊,还是游山玩水啊?”

管仲:“鲍兄不在莒国浮来山陪三公子吃银杏,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

鲍叔牙:“管兄弟有所不知,齐国发生内乱,朝中无主,几位大臣都急坏了,这不,三公子正赶回去料理丧事、肃整朝纲呢!”

管仲:“鲍兄不必操心了,二公子马上就到。本人奉二公子之命,转告二位请回吧,料理丧事肃整朝纲,有兄长一人就够了。长者为尊,鲍兄不会不知道吧?”

鲍叔牙:“治理乱世,贤者为尊,这不是兄弟一向推崇吗?

管仲:“您我各保其主,尽力而为吧!

言毕,假装退走,突然向公子小白射出一箭。公子小白惊呼一声,护住胸口,喷出一团血雾,瘫倒在战车上。鲍叔牙抱住公子小白号啕大哭。

管仲怔愣片刻,长叹一声:“天意难违啊!”催马而去。

7、山坡下   

鲁国战车行至山坡下。鲁庄公、公子纠不时地向前方张望着。

鲁庄公:“去了大半天,怎么还不回来?”

公子纠:“不会出事吧?”

忽召看见管仲带人回来了:“看,回来了!”

鲁庄公令战车停下,等待管仲的好消息。可是管仲走近了,却是一脸忧郁。

鲁庄公担心地:“管大夫,事没成?”

管仲摇摇头:“公子纠可以高枕无忧了,外臣已于即墨郊外将公子小白射杀。”

鲁庄公长长舒出一口气:“齐国新君登基之后,管大夫将是开国功臣,功不可没!”

公子纠:“我封你为护国大将军!小白已死,没有人跟我争夺君位了,大家绕着好山好水慢慢走吧,我要散散心,这些年逃亡在外都快憋闷死了!”

8、即墨郊外   

鲍叔牙抱住公子小白,一边号啕大哭,一边破口大骂:“管夷吾,小芒种,你个没良心的东西,当初你是怎么评价三公子的?你不是说他谦逊、大度吗?你不是说他宽厚、仁慈吗?怎么把这些话都忘了?怎么下得如此狠手啊?你等着吧,我跟你没有完,我变成厉鬼也要找到你,把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!”

公子小白推开鲍叔牙,忍不住笑起来。

鲍叔牙吃惊地:“三公子,您可别吓我啊!我虽然没有保护好您,该千刀万剐,可是谁能想到姓管的小子出阴招?我是防不胜防啊!”

公子小白:“师傅,我没有吓您!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说着,拿开护在胸口的手,原来箭镞射在衣带钩上了。

鲍叔牙惊喜地:“啊!您没有……”

公子小白:“我看管仲来者不善,志在必得,怕他再来纠缠,便咬破舌尖,喷出一团血雾诈死。——兵不厌诈嘛!”当众把箭折断,咬牙发誓:“这一箭之仇,非报不可!”

9、临淄郊外   

鲁国战车缓缓而来。公子纠志得意满地站在战车上,不时向前张望着。忽然,他看见临淄城头彩旗招展,守城士兵肃然,不禁大吃一惊。鲁庄公、施伯还有管仲、忽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,不禁十分愕然。

鲁庄公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隰朋率领一队人马冲过来,拦在前边。

隰朋:“齐国已立三公子为君——齐桓公!由于内乱刚刚平息,百废待举,不便迎接贵客,各位请回吧。”言毕,带领一队人马优哉游哉地走了。给人的感觉根本没把来人放在眼里。

管仲不由暗暗庆幸:“真是天意啊!”

鲁庄公的气却不打一处来,他先冲隰朋的背景狠狠吐一口,然后转向管仲:“你不是把小白射死了吗?”

管仲支吾:“当时……”

鲁庄公:“传我的命令:杀进临淄,夺回君位!”

众将士一齐高呼:“杀进临淄,夺回君位!”

管仲很快冷静下来,上前劝阻:“主公息怒,依外臣之见,此举不可!君新立,火气正盛,他料定君要来,必在乾时设下埋伏,此时向乾时进攻,将是凶多吉少。如若派人带领一路人马,抄小路绕过乾时,直捣都城,方可一举获胜!”

10、齐都乾时   

隰朋带领人马回到乾时。山坳里埋伏着大队人马,箭在弦刀出鞘,整装待发跃跃欲试。鲍叔牙从掩体里向隰朋背后张望着。

鲍叔牙:“怎么没追上来呀?坏了,管夷吾一定识破了我的计谋,抄小路偷袭都城去了。守城将士都被我调到乾时,城里一片空虚,……快、快带人回城保护主公!”

11、临淄郊外   

鲁庄公冷冷一笑,根本不相信管仲的话:“该如何做,我自有决断,用不着你多嘴!”

施伯想说什么,话到唇边又顿住了。鲁庄公驱动战车,带头冲向乾时。

忽召护卫着公子纠紧跟在后边。管仲赶紧夺过缰绳,驱动辕马调头往回走。

公子纠:“不要往回去,快去夺君位!”

12、齐都乾时   

隰朋带领人马刚走几步,忽然听见背后战车隆隆,人喊马啸,赶紧返回来,严阵以待。鲍叔牙指挥一队弓箭手,待鲁庄公走近了,大喝一声:“放!”万箭齐发,急风暴雨般射向鲁兵。鲁兵纷纷中箭,摔下战车和战马。鲁庄公右臂中箭,摔倒在战车上。施伯慌忙扑上去救护。

不待鲁兵缓过气来,隰朋率领骑兵猛冲上去,又杀又砍,势不可挡。

施伯:“果然有埋伏!”

鲁庄公:“撤、快撤!”

12、齐都宫殿   

齐都宫殿内灯火辉煌,觥筹交错,欢声笑语不断。乐工奏出美妙的音乐,歌女一边舞蹈一边演唱《鹿鸣》:“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”鲍叔牙坐在齐桓公身边,却是一脸忧郁。

齐桓公:“今天这场庆功宴,寡人不但犒赏三军将士,更是犒赏我的恩师鲍爱卿!可是您老人家一直闷闷不乐,这是为何?”

鲍叔牙:“我在想,齐国初定,百废待举,怎么能招纳一位贤人辅佐主公呢?”

齐桓公:“哈哈!寡人当鲍爱卿有何心事,原来在为国事操劳。请放心,您说的那位贤人,寡人心中已经有数了!”

鲍叔牙:“他是哪位?”

齐桓公: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——就是鲍爱卿您啊!”

鲍叔牙:“不不不,我可不敢担当如此重任!我想……”

齐桓公:“请讲!”

鲍叔牙灵机一动,改换了话题:“我想,公子纠有鲁国相助,又有管夷吾、忽召辅佐,他决不会善罢甘休,迟早都会攻打进来,此人不除,将后患无穷啊!”

齐桓公:“鲍爱卿有何良策?”

13、齐鲁边境   

鲍叔牙率领五千精兵、三百辆战车,威风凛凛地压进齐鲁交界处。对面的哨探惊呼一声,催马而去。鲍叔牙拿出一封书信交与隰朋。隰朋带领十几人紧追哨探而去。

14、鲁国宫殿   

鲁庄公吊着受伤的右臂坐在大殿上,施伯站在身边,殿下站着几位大臣。

大臣甲:“小白欺人太甚,抢占了君位,又冒犯我边境!依微臣之见,齐国初定,百废待举,没有多少实力,不妨与他大战一场!”

大臣乙:“乾时一战,损兵两千人,战车二百辆,马匹五百,如若再战,鲁国将一败涂地,万劫不复!”

大臣甲:“大丈夫宁死不屈,缩头缩脑有失先公尊严!”

鲁庄公正欲说什么,大殿外传来喊声:“报!齐国书信到!”

施伯:“传进来!”

隰朋自己拿着书信走进大殿。

大臣甲:“谁叫你进来的?快出去!”

隰朋根本不理,直接把书信呈与鲁庄公。鲁庄公看过书信,抬头看着隰朋。

隰朋:“主公,我能借一步说话吗?”

鲁庄公向殿下大臣挥挥手,大臣们退走了。大臣甲迟疑片刻,也跟着退走了。隰朋看一眼施伯,施伯知趣地躲进后殿。

鲁庄公:“好大的胆子?敢独闯寡人的宫殿,还敢提出如此无理的要求!”

隰朋:“自古家无二主、国无二君,公子小白已立齐国新君,公子纠再行争夺便是叛逆之举。齐鲁两国素来交好,形同手足,鲁国如助叛逆将损害两国亲情。请君候以齐鲁大义为重,割下公子纠的人头,给我回去复命;管仲助纣为虐,射杀我君,此仇不共戴天,要把人交给我,由我君亲手屠戮,以报一箭之仇!”

鲁庄公:“还有一个叫、叫忽召的……”

隰朋:“随便处置!”

15、鲁都曲阜   

隰朋等人护卫着一辆囚车驶出鲁都曲阜。管仲脚镣手铐、披头散发地锁在囚笼里。囚笼前边分别挂着公子纠和忽召的人头。

16、鲁国宫殿   

鲁庄公轻轻舒出一口气:“唉,总算了却了一桩心事!”

施伯:“恐怕又添一块心病!”

鲁庄公:“此话怎讲?”

施伯:“依微臣推断,君要杀管仲是假,重用他才是真。鲍叔牙与管仲有生死之交,不会写信要管仲回去受死。如若真是微臣猜测的这样,君有了管仲辅佐,将是如虎添翼,称霸天下指日可待,到那时,鲁国只能望其项背,惟命是从了。”

鲁庄公:“是否还有补救办法?”

17、山坡下   

山坡下道路崎岖,囚车颠簸难行。管仲在囚笼里晃来荡去。隰朋下令囚砸开锁链放管仲出来。

管仲:“隰朋将军若要救我,就不要耽误时间,快赶路!”

隰朋:“为什么?”

管仲:“施伯聪明过人,这点计谋他会一眼识破,要不多久,追杀我的人就会赶到!”话音未落,后边传来如雨般的马蹄声。

隰朋:“果然追来了!快走,翻过这架山就是齐地,有鲍大人在那边接应!”

赶车人连连挥着鞭子,直累得辕马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最后趴在地上不走了。后边烟尘滚滚,追兵越来越近。

赶车人:“就要追上来了!”

隰朋:“赶快卸掉辕马,推着囚车走!”

将士们推着囚车,只一会儿便累得跑不动了。追兵眼看就到。管仲突然扯开嗓子唱起来:“黄鹄、黄鹄,戢其翼、絷其足,不飞不鸣兮笼中伏。”将士们听他唱得激昂、高亢,也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唱起来:“黄鹄、黄鹄,戢其翼、絷其足,不飞不鸣兮笼中伏。”

随着歌声,将士们渐渐忘记了疲惫,不知不觉地加快了步伐。刚刚翻过山岭,追兵就到了,将囚车团团围住出刀砍杀,隰朋带人奋力抵抗,渐渐不是对手。突然,鲍叔牙一声呐喊,率领一队人马冲上来。吓得追兵仓皇而逃。

18、齐国宫殿   

鲍叔牙匆匆走进大殿,跪倒在齐桓公前面。齐桓公快步上前扶起鲍叔牙。

齐桓公:“鲍爱卿请起!”

鲍叔牙:“臣有两件事上奏!”

齐桓公:“哪两件事?快说来。”

鲍叔牙:“大悲大喜,主公先听哪件?”

齐桓公:“先悲后喜。”

鲍叔牙:“公子纠已死。尽管主公是为了齐国社稷消除后患,不得已而为之,但他毕竟是主公的兄长,可谓大悲!

齐桓公:“寡人要为兄长举行国葬!喜在何处?”

鲍叔牙:“管仲他活着回来了!”

齐桓公:“好,果然大喜!我要亲自监斩,报那一箭之仇,——来人。

两名侍卫应声而入:“有!”

齐桓公:“把管仲押入死牢,明日午时三刻开刀问斩!”

两名侍卫应声而去。

19、宫殿后院   

隰朋为管仲刚刚打开锁链,扶他走向台阶,准备坐下来休息,两名侍卫带领一班衙役蜂拥而至,上前扭住管仲,押了就走。

隰朋:“干什么?他是管大人!”

侍卫甲:“我们奉主公之命,把管仲押入死牢,明日午时三刻开刀问斩。”

20、齐国宫殿   

齐桓公生气地把脸扭向一边:“鲍爱卿不要再说了,寡人当众断箭为誓,此仇非报不可!

鲍叔牙:“主公,微臣替管仲求情,并非为了兄弟之情,而是社稷安危,成就大业……”

齐桓公:“笑话!一个仇人能辅佐寡人成就大业,岂不是乾坤颠倒、黑白混淆了吗?”

鲍叔牙:“作为臣子,各保其主,当在情理之中……”

齐桓公:“好了好了!鲍爱卿一片苦心,寡人全都记住了;一箭之仇,非报不可,再说无益!”

21、死囚牢房   

管仲戴着死囚枷锁镣铐,被两个狱卒推进阴暗潮湿的牢房。

狱卒甲锁死牢门,回头看着管仲:“管大人,您时日不多,有什么话要说,或者想吃什么,尽管吩咐。”

管仲:“谢谢!我没有话要说,也没有……对了,小南门的煮锅肉好吃,我想吃煮锅肉。”

狱卒甲:“好咧,管大人您等着!”

管仲苦笑着:“往后别叫我管大人……”

22、牢房门前   

鲍叔牙捧着一个荷叶包,醉醺醺地走到牢房门前,差点与狱卒甲相撞。

鲍叔牙:“没长眼啊?是你,别走,打开牢门,我要探监!”

狱卒甲赶紧扶住鲍叔牙往里走:“鲍大人,您喝这么多酒?”

鲍叔牙:“我喝多少酒关你屁事?别找不自在,把牢门打开,我要探望我的兄弟,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。发小你懂吗?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。他叫管夷吾,小名芒种。我们光屁股一起玩,长大了一起经商,一起当兵,一起来到齐国,是生死之交的兄弟。可、可我……”

狱卒甲:“鲍大人,您不要说了。”

鲍叔牙:“别叫我鲍大人,我不是什么鲍大人,我狗屁都不是!”

23、死囚牢房   

狱卒甲扶着鲍叔牙走到牢房前,打开牢门,走进牢房。

管仲惊喜地:“鲍兄,您怎么来了?”

鲍叔牙:“别叫我鲍兄,我不是您鲍兄,我狗屁都不是!”打开荷叶包,把热气腾腾的煮锅肉送至管仲面前:“贤弟,这是你最爱吃的小南门煮锅肉,可劲儿吃,吃完再去买,咱有的是钱!”回头瞪一眼狱卒甲:“还愣这里干什么,怕越狱啊?告诉你,我们兄弟不是那种人,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、光明磊落!”

狱卒甲:“不不,我不是那意思。刚才管大人要吃煮锅肉,我看您送来了,就在这等着,看还有什么吩咐。”

鲍叔牙:“有事叫你,没事滚蛋,别在这妨碍我们说话!”

狱卒甲:“是是。”

24、齐国宫殿   

国懿仲走近齐桓公,察颜观色地:“主公,微臣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齐桓公:“国爱卿请讲。”

国懿仲:“别看鲍大人平时大大咧咧,据微臣观察,他可是一个爱面子的人。依微臣之见,齐国初定,百废待举,正是用人之际,主公不妨给鲍大人一个面子,饶管仲不死,任他个闲差,日后如有不妥,再杀再剐不迟……”

齐桓公:“国爱卿不要再说了。那一箭之仇,寡人是非报不可!”

国懿仲:“可是,鲍大人颜面失尽,真要走了……”

齐桓公:“谁想走就走,寡人不会强留!为了面子任用仇人,那是养虎为患!”

25、死囚牢房   

鲍叔牙替管仲整理好铺在地上的稻草,扶管仲坐在上边,然后靠他坐下。

鲍叔牙:“贤弟,哥哥对不住您,是哥哥害了您。”

管仲:“哥哥,怎么能怪您呢?哥哥都是为我好,我心里明白着呢!”

鲍叔牙:“哥哥看人看了半辈子,从来没有看错过,这次可是看错了,错到家了!”

管仲:“哥哥没有看错,小白还是那个小白,只是一时被仇恨蒙住了眼睛。都怪我保主心切,射出致命一箭,如果不是带钩挡住,他早就没命了。将心比心,换谁心里都窝着一团火。”

鲍叔牙:“唉,你总是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。贤弟,咱不说他了,咱说自己。今天哥哥陪你,坐这一夜,说这一夜。明天咱俩一齐出牢房,你上断头台,我回咱老家颍上,替您拜见老母亲,还有妻子儿女。你到那边替哥哥占个地儿,哥哥随后就去找你,咱哥俩在那边还做好兄弟!”

管仲:“咱哥俩永远都是好兄弟!哥哥,从鲁国回来的路上,我作了一道歌,还没唱给您听呢,现在唱给您听听?”

鲍叔牙:“兄弟作的歌最好听了,我就爱听兄弟作的歌,您唱吧,我听着!”

管仲先是轻声哼唱,然后声音起来越高,再然后鲍叔牙也跟着唱起来:“黄鹄、黄鹄,戢其翼、絷其足,不飞不鸣兮笼中伏。高天何跼兮,厚地何蹐!丁阳九兮逢百六。引颈长呼兮,继之以哭!”

随着歌声叠印出:1、管仲和鲍叔牙相互搀扶着走出牢房;2、管仲被押上囚车;3、鲍叔牙背着一个小包一步三回头地走出齐都临淄,走在荒凉的山坡上……

26、大街上   

大街上响起“当当”的梆子声和风吹破竹般的喊声:“各位听着,射杀主公的凶犯,午时三刻开刀问斩!”

在大队卫兵押解下,一辆囚车沿大街缓缓而来,车轮辗轧在石板路上发出“格隆格隆”的声音。管仲戴枷锁镣铐昂首挺胸站立在囚车上。六名凶神恶煞的刽子手分别跟在囚车两边,不时地挥舞着鬼头大刀。大街上不少人跟着看热闹。

突然,管仲扯开嗓子唱起来:“黄鹄、黄鹄,天生汝翼兮能飞,天生汝足兮能逐,遭此网罗兮谁与赎?一朝破樊而出兮,吾不知其升衢而渐陆。嗟彼弋人兮,徒旁观而踯躅!

余小婧从一家布店跑出来,惊奇地看着管仲。田大丘拿一块布料跟在后边。

田大丘:“小婧,你看这块好看吗?”

余小婧不理不睬,只是紧紧跟在囚车后面……

27、刑场上   

囚车在十字路口停下来。路口中央立着一根木杆,挂着一只空笼,显然是准备挂人头示众的。路口边上临时搭一个席棚,齐桓公坐在席棚下,两边分别坐着国懿仲、高傒、隰朋、宾胥无等人。卫兵迅速散开,包围在刑场周围。

刽子手打开囚车,把管仲押到木杆下。管仲依然直挺挺地站着高唱《黄鹄》,可是他的嗓子已经沙哑,气力也有些不足了。

隰朋:“他就是唱着这首歌,使士兵加快了步伐,从鲁国逃回来的!”

国懿仲:“他现在还想逃吗?我看插翅也难喽!”

齐桓公:“他的确是个人才,可惜跟错人了!”

突然,响起“当当”的梆子声和风吹破竹般的喊声:“午时三刻到了!”

齐桓公抽出一支令牌,狠狠掷在地上:“斩!”

六个刽子手走到案板前,每人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,眼前顿时如是蒙上一层雾,眼光变得阴冷袭人。他们一边挥舞鬼头大刀,一边绕着管仲转,以便乘其不备出刀,砍下他的人头。余小婧冷哼一声,从腰里抽出一双盐精软剑,就要冲入刑场,被田大丘拦住了。

田大丘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余小婧:“他是英雄,不能就这样给砍了!”

田大丘:“你一个人劫法场,不但救不出人,还会把自己的命搭上!”

突然,半空里响起一声喊:“刀下留人!”

随着喊声,余子季从对面茶楼里飞身跃出,稳稳地落在管仲身边。与些同时,围观的人群中冲出十几个身手不凡的人,打倒刽子手,砍开枷锁和镣铐,拉起管仲就走。卫兵蜂拥而上,与余子季等人展开激战。刑场上顿时大乱。

国懿仲惊呼:“快、快救驾!”

余小婧甩开田大丘,冲入人群,拦住冲上来的卫兵。田大丘紧随其后,纵身一跃,踩着众人的肩膀冲到余子季身边,背起管仲飞奔而去。余小婧、余子季等人断后……

28、山洞石柱   

山洞幽深,曲折蜿蜒,洞中有洞。石壁光洁如玉,顶上垂着巨大的钟乳石,水珠晶莹,光怪陆离,照得一片通明。
管仲被蒙着眼睛、堵着嘴巴,捆绑在一根同样光洁如玉的石柱上。余子季带人走进来,停在石柱前。余小婧看见管仲,扑上去为他解绳索。
余子季:“怎么把客人捆起来了?”
田大丘:“他不识好歹!我们救他一命,还骂我们是劫匪……”
余子季:“我们就是劫匪,谁愿意怎么骂就怎么骂好了!吩咐下去,大摆宴席,我要为先生压惊,接风洗尘!”
29、齐国后宫    

国懿仲等人簇拥着齐桓公回到后宫,扶他坐在卧榻上。

国懿仲:“快拿水来,给主公漱口,清除晦气!”

两个宫女用托盘端着漱口水、捧着漱口盂儿走来。

齐桓公漱罢口,向国懿仲等人挥挥手:“都退下吧。”

国懿仲走到门口又返回来:“主公,微臣有话要说。”

齐桓公:“国爱卿请讲。”

国懿仲:“据微臣洞悉,这伙劫匪盘踞深山已长达二十三年之久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而且个个身怀绝技,来无影去无踪,先公在世时曾围剿过几次,都是无果而终。微臣担心,管仲一旦落入劫匪之手,为劫匪所用,劫匪将是如虎添翼……”

不等国懿仲说完,齐桓公挥手打断了:“不要说了,寡人累了。”

30、山洞大厅   

山洞大厅十分宽敞。钟乳石悬挂在高高的洞顶,如是灿烂的星空。大厅中央一张原木长桌,桌上菜肴丰盛,成坛的老酒已经打开。余子季坐在首位,身边留有三个空座。十几个劫匪排在下边。

31、滴水洞   

管仲走进滴水洞,越发像个走进童话世界的孩子,好奇而忘情地观赏着,四处抚摸着。滴水洞中间一个水池,如是洁白的玉盘,水清见底,一点杂质没有;晶莹的水珠从钟乳石上接连不断地滴下来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余小婧、田大丘找过来。

田大丘:“哎,别看了,该吃饭了!”

管仲:“叫我?”

余小婧:“先生,都在等您呢!”

管仲如梦方醒地:“等我?”

32、山洞大厅   

管仲在余小婧引导下,坐在余子季身边,田大丘坐在余子季另一边,余小婧挨着管仲坐下来。有人捧起酒坛,将酒碗一一斟满。

余子季率先端起一碗酒,含笑地看着管仲:“本人姓余名子季,久闻管先生满腹经纶,有治国安邦的雄才伟略,所以才铤而走险、刀尖上救人。其目的有二:一是爱惜人才,不想先生英年早逝;二是想请先生留在山上,为余某出谋划策,推翻齐政,匡扶正义,解救百姓于倒悬之中!来,先生,干了这碗酒,咱就是一家人了!”

管仲冷冷一笑:“请我留在山上,跟您一起做劫匪?笑话!我管仲自幼读圣贤书,做圣贤事,岂会落草为寇,干那些烧杀抢掠为人不齿的丑事?”

余子季怒不可遏,拍案而起,正待发作,忽然看见余小婧一双期待的目光,于是咬牙忍住,复又坐下:“先生说得没错,劫匪就是杀人放火,抢东西玩女人,为天下人所不齿!可是您想过没有,谁愿意背负骂名做劫匪?谁愿意放弃天伦之乐独居深山老林?这都是被逼无奈走投无路啊!就像先生您,为保主射杀小白,惹下杀身之祸,如果不是十几个弟兄冒险相救,您的人头早就落地了!”

管仲:“男子汉大丈夫,行得正走得端,即使死也要死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,岂能苟且偷生!”

余子季:“那好,既然先生不相为谋,我也不便强求。不过,我要把话说清楚,这座山只有一条路,只能进不能出!”言毕,端起酒碗一饮而尽:“再满上!”

余小婧上前劝阻:“爹,别喝了。”

余子季不理余小婧:“再满上!”

田大丘捧起酒坛,给余子季倒满一碗酒。余子季又是一饮而尽,然后把碗重重地摔在地上:“我告诉您,劫匪再不好,也比官府那些人好几倍几十倍!那些人只知道自己吃喝享乐,根本不管百姓死活,对待百姓就像驯养牲口,只许为他们出力卖命不许乱说乱动。明明是百姓养活了他们,他们反倒说与百姓有恩,还皇恩浩荡,要百姓感激拥戴。呸,狗屁!”

管仲没想到余子季会说出这样的话,不禁有些意外。他想做些解释,可是已经晚了,余子季醉得一塌糊涂了。

余小婧狠狠瞪管仲一眼:“等死吧你!”

田大丘喝令:“把他捆起来!”

33、荒凉山坡上   

夕阳西下,鲍叔牙步履蹒跚地行走在荒凉的山坡上。料峭的晚风吹来,扬起衣衫,沙尘迷住眼睛,用手一揉,竟揉出两泡泪水。于是鼻尖一酸,越发不可收拾,扑倒在乱石中,哀哀地哭起来。

鲍叔牙:“贤弟呀,世人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怎么觉得活着比死还难啊?咱哥俩高高兴兴地一起来,末了却是我一个人孤孤伶伶地走,我走不动啊贤弟,我的腿比坠上千斤大石还沉啊!我不敢回咱老家颍上,我怕看见乡亲,我怕看见老母亲,我更怕看见您的妻子和儿女!贤弟呀,您若有灵,就带上我一起走吧!

他哭着念叨着,向一处悬崖走去……

34、山洞石柱   

管仲被捆绑在山洞石柱上,两个小匪手持长矛大刀看守着。

瘦大个:“这人真死眼,宁愿砍头也不跟大当家的做军师。”

矮胖子:“这叫气节,你懂吗?”

瘦大个:“狗屁气节!保命要紧,没命要啥都白瞎。”

余小婧走过来,两个人立即噤声。

余小婧:“说啥呢?”

瘦大个:“没、没说啥。这么晚了,大小姐还没休息?”

余小婧不理他们,走上去为管仲解绳索。

矮胖子:“大小姐,您要干什么?”

余小婧:“送他上路!”

矮胖子:“大小姐,二当家吩咐了,谁都不能给他解绑。”

瘦大个仿佛意识到什么,想悄悄溜走去报信。余小婧快步追上去,一掌击中他的后脑将他打晕,不等矮胖子反应过来,又打出一掌,矮胖子哼一声都没有便瘫软在地上了。

余小婧:“快走!”拉着管仲跑进狭窄通道……

35、狭窄通道   

狭窄通道漆黑一团,伸手不见五指。余小婧拉着管仲正走着,忽然听到前边有轻微的响动,赶紧在一块大石后隐藏起来。相距几步远的地方,点燃了两盏松明子。田大丘带领四五个人拦截在那里。

余小婧眼看藏不住了,干脆拉着管仲走出来,冲着田大丘:“把路让开!”

田大丘:“干爹的规矩,上山的路只有一条,只能进不能出,谁也不能改!”

余小婧:“今天本大小姐就改了!”

说着,从腰里抽出一双寒光闪闪的盐精软剑,一边挥舞一边带领管仲往前冲。田大丘举起长柄大刀,带人围堵上来,正欲交手,突然,响起余子季的吼声:“住手!”

(待续)

 

 

最 新 发 布
鲁讯逝世80周年
没有卑微,就没有阎连科
郝景芳《北京折叠》获雨果奖
诗意是扎实的生活细节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...
沉痛哀悼著名作家陈忠实
读书日推荐:孤独的喧嚣
还有谁在读司汤达
探索当下如何书写乡村和农
对话李敬泽:城镇人生的荒诞与神圣...
 
热 门 点 击
长篇小说《当爱越过年轮》《美与丑...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...
英文诗歌赏析技巧
文化批评: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...
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...
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...
进入《红楼梦》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...
马瑞芳: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
绝恋(已出版)
Acquainted with ...
 
Copyright ©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:海源川汇  京ICP备1002785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