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  出版信息   新书展厅   小说天地   美文集锦   长句短句   影视剧本   随思杂感   书画赏析   文友笔会   本站简介   联系我们
最新公告: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《围困》近期上市,敬请关注!
18:59:37
您现在的位置: 天作出版网 >> 信息正文
   信息标题:    励志电影文学剧本《超级email》
点击数-1453
 

励志电影文学剧本

超级email

编剧  魏天作


    爱,犹如一部无字天书,凡是读懂她的人,都能打开通向智慧的大门,把一切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!

——编剧札记

1、一颗蒲公英种子  外景  白天

一颗飘扬的蒲公英种子越过城市上空,越过江河山岭,飘落至绿树掩映的马家岭山坡,阳光下变幻着奇异的色彩……

2、马家岭山坡  外景  白天

下肢残疾男孩毛兴旺(18岁)瘫坐在绿树掩映的山坡上,双手支撑着身子打猪草。打下的猪草很有条理地放在身后,身后已经放了许多堆。

一颗蒲公英种子飘落至毛兴旺面前,闪耀着奇异的光彩。毛兴旺停下劳作,惊喜地伸出双手,将蒲公英种子捧在手上,小心翼翼地放在肥沃湿润的泥土里。

蒲公英种子迅速生根、发芽、开花,——鲜艳的花朵幻化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,——毛兴旺如醉如痴,顺着少女的的裙裾往上看,看到一截白皙而圆润的脖颈……

奶奶(70岁)把最后一堆猪草装进背篓,好奇地打量着毛兴旺。

奶奶:“阿毛,愣啥神?”

毛兴旺仿佛没听到,依然出神地盯视着前方。

奶奶:“想啥哪?该回家吃饭了!”

毛兴旺给惊醒,没好气地:“不、不吃!”

奶奶:“瓜娃子,长脾气了?奶奶等你吃饭!”

奶奶背起背篓往山下走了。

毛兴旺趴在地上,审视着那颗蒲公英种子,以期刚才的幻觉再次出现。突然,一阵剧烈的震颤,紧接着响起无数怪异的声音。

毛兴旺惊恐四顾——

3、山脚下  外景  白天

山脚下的村庄、房舍,像积木一样接连坍塌。

天边一团恶云翻滚而至……

4、毛兴旺家  外景  白天

毛兴旺家已是墙倒屋塌,破败不堪。背篓翻倒在院里,猪草散落一地,与废墟前的玉米穗混杂在一起。毛兴旺连滚带爬地回到家。

毛兴旺:“奶奶,奶奶!”

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,毛兴旺惊恐得瞪大眼睛。

一堆浓烟熏过的废墟下,露出一只枯瘦如柴的小脚,想必那就是奶奶了。

毛兴旺发疯般扑过去,扒开砸在奶奶身上的石块和木材……

乌云翻滚而至,狂风暴雨一倾而下。

5、大山脚下  外景  白天

大山在风雨中飘摇,极力渲染着毁灭和惨绝的气氛。

两辆满载救援物资的大卡车缓慢而小心地行驶在山间公路上。

清瘦而精神饱满的温州商人老金(47岁)坐在副驾座,谨慎地观察着道路和山体。体格健壮的小徐(28岁)一边谨慎驾驶,一边与人搭讪。

小徐:“先生,怎么称呼?”

满脸兴奋的美国独臂黑人大河马(46岁)坐在后排座,肩头斜依着清秀忧伤的美国下肢残疾女孩凯莉(16岁),旁边放着一辆折叠的电动轮椅。

大河马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语:“称呼,什么意思?”

小徐:“问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大河马:“美国朋友叫我大河马,中国朋友也可以叫我大河马,——大河马是一种特别温驯的动物!”

小徐:“大河先生,你带女儿不远万里来到中国,就是为了寻找一个梦?”

大河马:“不是寻找一个梦,是寻找一个男孩。我的宝贝女儿凯莉,九岁的时候做了一个梦,梦见一个男孩住在大雪山毛家岭……”

6、(闪回)成都郊区路口  外景  白天

成都郊区路口,大河马头顶一块红色塑料布,冒雨冲到马路中央,固执地将小徐驾驶的大卡车拦住。

大河马:“交警告诉我,这条路通往大雪山毛家岭……”

7、大山脚下  外景  白天

小徐不无讥讽地:“大河先生,够执著啊?”

大河马不无兴奋地:“爱的力量!”

凯莉似乎很满意父亲这句话,赞许地竖起大拇指。

小徐一时语塞。

突然,一阵剧烈的震颤,无数石块从山腰滚落下来,挡在公路上。巨大的山体开始移动,发出闷雷般的怪异之声。

小徐吃惊地:“地震又来了!”

老金赶紧跳下车,去搬滚落在公路上的石块。大河马跟着下车帮助老金。

石块成群结队地滚向公路,滚向老金、大河马,有几次差点将他们击中。

大卡车紧随其后,分秒必争。

看似坚固的山体,在风雨和震颤中变得好似一盘散沙。随着大卡车的经过,泥沙、石块、杂草、树木混合成泥石流,堆积在后边的公路上,再随着公路的坍塌涌进峡谷……

8、转弯处  外景  白天

好不容易逃离险境,走到一个转弯处,突然传来山洪的暴发声。

前面公路给山洪冲断了,洪水滔滔浊浪翻滚,几丈宽的缺口根本无法逾越。调头往回走更是不可能,不但路面给泥石流堵塞,而且路基已松动,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。

小徐无可奈何地看着老金。

老金果决地:“丢卒保车!”

小徐:“什么意思?”

老金:“把救灾物资转移到安全地带,分头上山寻找灾民……”

小徐:“卡车不要了?”

老金:“救命要紧!”

凯莉拒绝下车,“啊啊呀呀”说个不停。

大河马:“孩子,我的小宝贝,卡车走到绝路上了,不下车怎么办啊?不过你放心,爸爸决不会放弃,就是背着你走,也要走到毛家岭,找到那个男孩!”

老金仿佛看到什么,下车向前边的缺口走过去。

9、缺口处  外景  白天

缺口处有一个下行的斜坡,隐约可见一条山路,通向大山深处。只是斜坡又窄又陡,大卡车难以通行。

小徐、大河马随后跟来,帮助老金搬石块垫在斜坡处,很快垫出一条坡道。只是山路伸展的方向,与公路所去的方向大相径庭!

小徐:“大河马先生,我们要改道了,你还跟车吗?”

10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白天

风雨淅沥中,山坡上堆起一座新坟。几个堆坟的人劝不动毛兴旺,只好扛起镐头走了。

毛兴旺独自坐在新坟前,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。已经没有了哭泣,没有了泪水,两眼空洞而呆滞。身边一只背篓,装着一些玉米穗,用塑料纸盖着,大概这就是全部的家当了。

新坟旁边的竹林里,悄无声息地滚出一个人,停在一蓬草丛中。同样下肢残疾、与毛兴旺模样相似的马石头(18岁)坐起身子,从怀里掏出一个白馍,用细草拴住吊在竹竿上,在毛兴旺眼前晃来荡去。待毛兴旺察觉之后,将竹竿插在地上,双手抱头就地一滚,迅速消失在竹林中。

毛兴旺回头看着竹林,正欲说话,山脚下响起汽车喇叭声!

11、马家岭村口  外景  白天

两辆大卡车绕过一片泥泞,停在马家岭村前的空地上。路口一块圆形石碑,上面雕刻着“马家岭”三个红色篆体大字。

老金示意小徐揿喇叭,试图通知村民领取救灾物资。除了淅沥的风雨,村庄一片死寂,连揿几次喇叭不见有人来,老金只好下车往村里走。

小徐、大河马跟在后边。

12、破败的村庄  外景  白天

村庄一片废墟,恍若进入鬼域,令人毛骨悚然。

什么地方传来婴儿的啼哭。老金带小徐、大河马顺声走到一个草棚下,发现一位带孩子大嫂坐在泥地上,头顶一块灰色塑料布,遮挡着不断滴落的雨水。怀里抱着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,婴儿将干瘪的奶头吐出来,饿得“哇哇”直哭。

老金:“我们送来了饼干、面包、矿泉水,还有帐篷、手电筒……”

带孩子大嫂乍然听到说话声,不禁大吃一惊:“你、你们……”

老金:“不要怕,我们是来送救灾物资的,就在你们村口。”

带孩子大嫂:“我的脚崴了,走不动路……”

老金:“家里还有人吗?”

带孩子大嫂:“孩子爸爸进城打工了,公公、婆婆都给砸死了。吃饭的时候,孩子要尿尿,我带孩子刚刚走出门,厨屋就塌了……”说着,“呜呜”哭起来。

老金想劝,却张口而嗫嚅,然后转向小徐。小徐会意地向村外走去。大河马略一迟疑,跟着小徐走了。

断墙那边传来一个粗野男人的吼声:“败家玩意儿,敢偷吃!”随着这样的怒吼,响起木棍抽打的声音。

13、马主任家  外景  白天

马主任家院落低洼,到处积存着雨水和烂泥。半新的房屋墙体断裂,摇摇欲坠。房前搭起一个临时窝棚,二子(8岁)站在窝棚门口,很委屈地哭泣。

马石头坐在泥水里,怒视着马主任(44岁)。马主任挥起木棍,恼怒地打向马石头。待木棍即将落下,马石头双手抱头就地一滚,迅速绕到马主任身后,躲开一击。马主任连连扑空,越发恼羞成怒。

马主任:“快说,那个白馍,是不是你偷吃了?”

马石头固执地:“没、没有!”

二子:“我看见他滚进窝棚了,就是他偷吃了!”

14、断墙前  外景  白天

老金站在断墙前,轻咳一声,见不能制止,提高声音喊:“哎,别打了!”

15、马主任家  外景  白天

马主任发狠地挥舞着木棍,头也不回地:“我教训儿子,关你屁事?”

(以下对切)

老金:“因一个白馍,不值!”

马主任:“说得轻巧!全家就那一口饭,不知要吃几天呢?”

老金:“我们送来了饼干、面包、矿泉水,还有帐篷、手电筒,你带我去找村主任,召集村民领取救灾物资!”

马主任丢掉手里的木棍,不好意思地:“我就是村主任。”

16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傍晚

傍晚时分,风雨停息下来。马家岭山坡下聚集起一些老人、妇女和孩子,稀稀拉拉站在卡车前,好奇而疑惑地等待着发放救灾物资。

凯莉坐在驾驶室,突然大声喊起来。

守车的司机甲乙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17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傍晚

马家岭山坡上,毛兴旺听到凯莉的喊声,起初当是风吹竹林的“沙沙”声,细听犹如树枝摇曳的“吱呀”声,后来渐渐听清了,是一个姑娘急切的呼喊声。

毛兴旺透过缭绕的水雾、浓重的暮色,顺声张望——

18、驾驶室  内景  傍晚

凯莉金发碧眼,坐在大卡车驾驶室,昏黄的灯光下,犹如神话传说中的仙女。

19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傍晚

毛兴旺惊得目瞪口呆,恍若做梦。

20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傍晚

凯莉越发焦躁不安,挣扎着要下车。司机甲乙不知如何是好,急得团团乱转。村民们更是不知就里,只好围在一旁看热闹。

司机甲:“我去找大河马!”不待司机乙回应,匆匆跑走了。

毛兴旺背着背篓,双手支地走到卡车前,定定地看着凯莉。

毛兴旺:“是、是你吗?”

凯莉渐渐安静下来,扒着车窗玻璃看向毛兴旺,一边“啊啊呀呀”说些什么,一边用手比比划划。

毛兴旺转向司机乙:“她、她要,下、下车!”

司机乙:“下车干什么?”

凯莉:“●-●§^_^§。”字幕:车上有轮椅,请把我放到轮椅上。

毛兴旺:“她、她有,轮、轮椅,请、请把她,放、放到,轮、轮椅上。”

司机乙搬下电动轮椅,把凯莉放上去。

村民们一片唏嘘:“阿毛能听懂她的话?”

“阿毛在网吧打工,学了很多外国话!”

凯莉伏在毛兴旺耳边,轻声说些什么。毛兴旺放下背篓,转向带孩子大嫂:“大、大嫂,帮、帮个忙,好、好吗?”

带孩子大嫂:“我能帮啥忙?”

毛兴旺:“去、去了,就、就知,道、道了。”

21、茂密的竹林前  外景  傍晚

带孩子大嫂把孩子托付给别人,跟着走到一片竹林前。

毛兴旺:“大、大嫂,她、她要,解、解手,请、请你,帮、帮她。”

带孩子大嫂忍不住笑起来:“我当啥事,原来是解手!”

22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傍晚

大河马跟司机甲跑回卡车前,不见了凯莉,顿时急得大喊大叫:“我的孩子呢?我的宝贝女儿凯莉呢?”一把抓住司机乙:“请你告诉我,我的宝贝女儿凯莉去哪里了?”

司机乙:“跟一个叫阿毛的孩子走了……”

大河马丢开司机乙,转向众村民:“请你们告诉我,阿毛带我的宝贝女儿凯莉去哪里了?”见村民们摇头,越发惶恐不安地:“这太可怕了!我女儿说话没有人能听懂,她将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……”转眼看见凯莉坐电动轮椅走回来,惊喜地扑上去:“我的小宝贝,快告诉爸爸去哪了,可把爸爸吓坏了!”

凯莉“啊啊呀呀”,很开心的样子,仿佛刚刚经历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
大河马意外地:“我的小宝贝,我亲爱的孩子,你笑了,你刚才笑了?爸爸亲眼看见了,我的宝贝女儿笑了,我的孩子终于笑了!”

凯莉轻声说些什么,大河马越发意外地:“什么什么,你找到了梦中情人?我的小宝贝,这是真的吗,不会是做梦吧?你要知道,我们在路上遇到了可怕的泥石流,还有凶猛的山洪,已经改道了,不是原来的方向了……”

凯莉继续说些什么,大河马越发兴奋地:“什么什么,这个村庄就是你们梦中相会的地方?村庄的名字叫马家岭,与毛家岭只有一字之差!男孩叫阿毛,与你心灵相通,一个眼神就能交流!噢,我的上帝,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谁能相信这样的事实?”

23、村口  外景  傍晚

老金、小徐、马主任带领一些村民从村中走出来,在村口与郑镇长(40岁)等三人相遇。郑镇长等三人一身泥水,疲惫不堪,显然走了很远的路。其中一位中年医生,背着一只沉重的急救箱。

马主任:“郑镇长,您来了?”

郑镇长:“市里下达了命令,要求逐村逐户排查,不许遗漏一个死角。蜀道之难,难于上青天,来马家岭这鬼地方,比上青天还难!这不,从早上出发,走到这时候。老马,你快说说,村里情况怎么样?”

中年医生:“有伤病员吗?他们怎么样?”

马主任:“房屋大都倒塌了,没有倒塌的也坏得不能住了。留在家里的多是老人、妇女和孩子,又是吃饭的时候,伤、伤亡……”说着,已是泣不成声,蹲在地上,双手抱头“呜呜”哭起来。

郑镇长拉起马主任:“老马,坚强些!我们走访的几个村,也都是……”本来想安慰人,竟然哽咽得说不下去了。

老金:“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,乡亲们都看着哪,你们可是大家的脊梁骨啊!”

郑镇长仿佛一下子给提醒,回头看着老金:“您、您是……”

马主任赶紧擦干眼泪介绍:“这位先生姓金,从温州来成都做生意,正巧赶上大地震,就买了饼干、面包、矿泉水,还有帐篷、手电筒,送来整整两大车!”

郑镇长感激地:“太及时了,谢谢金先生!”

24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傍晚

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凯莉、毛兴旺,准备见证一个重大仪式。

凯莉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系着红丝带的精制小礼盒,双手捧着送给毛兴旺。毛兴旺小心翼翼地打开,里面一个金发碧眼、笑容可掬的布娃娃。

众人一片唏嘘:“哇,好漂亮呀!”

毛兴旺把布娃娃重新装进盒子,揣在怀里。众人屏住呼吸,等待着毛兴旺的回赠。有人起哄:“阿毛,该你了!”“没有礼物送人,就把自己送人吧!”

毛兴旺还真是没有准备礼物,一时急得抓耳挠腮,不知如何是好。忽然灵机一动,打开背篓,选一穗最大的玉米,双手捧着送给凯莉。

毛兴旺:“在、在我们,中、中国,金、金黄色,代、代表,富、富贵,快、快乐,我、我祝愿,凯、凯莉小姐,永、永远,健、健康,快、快乐!”

凯莉双手接过玉米穗,拿手绢仔细包好,收进随身的背包里。

凯莉:“§^_^§≡(^(OO)^)≡!”(字幕)谢谢你的礼物!我要把我们的故事雕刻在这穗玉米上,一粒雕刻一个故事。你相信吗?当把这穗玉米雕刻满的时候,我们就能站起来了!

毛兴旺:“相、相信!”

大河马情不自禁地带头鼓起掌来。

众人如梦方醒,跟着热烈地鼓掌……

老金、马主任、郑镇长等人走来,不解地看着这一幕。

老金看见毛兴旺,更是莫名其妙,满脸疑惑地转向马主任。

马主任会意地笑笑:“他叫毛兴旺,不是我儿子,我儿子叫马石头。他俩是姨兄弟,长得有些相。几年前,阿毛爹生病死了,阿毛娘带着阿毛和奶奶投奔到马家岭。后来,阿毛娘在外地打工,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,改嫁了。眼下阿毛奶奶又没了,只剩他一个人了。”

老金:“两个孩子都残疾,是遗传吗?”

马主任:“我儿子可不这样想,他认定是我打的,十几年了,一直记恨我,事事跟我拧着干,动不动就用摔头、跳崖威胁我。当时他不好好学习,考试不及格,老师找家长谈话,一气之下,我动手打了他,一巴掌打在后脑上,开始几天发烧,后来就瘫痪了。这些年,医院没少跑,就是治不好。唉,摊上这么个败家玩意儿,我给拴得死死的,村里工作没做好,自家日子也过得携露蛋,花一分钱都靠他娘打工。先生你说,这样的日子,啥时候是个头呢?”

老金若有所思地:“是啊,要是能有办法,把你们解放出来就好了!”

村民们陆续来到山坡下。有人扛来竹竿、席片;有人背来粮食、家具,鸡鸭、猪狗;有人用门板抬着伤病员,有的伤病员已经包扎,挂着吊瓶。

郑镇长登上一块大石,提高声音喊:“乡亲们!据有关部门通知,大地震过后,往往还要伴随一些余震,为了避免次生灾害,大家暂时不要回村里住了,就在这片空地上搭帐篷,安个临时的家……”

25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傍晚

马石头背着一领破席片,艰难地爬上山坡,在新坟前给奶奶磕四个头,钻进一片茂密的竹林,铺开席片,躺在上面,从怀里摸出一块红苕,胡乱地擦一下,大口吃起来。

忽然传来鼓乐之声,起初不想理会,后来经不住诱惑,从竹林爬出来,向山坡下张望……

26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傍晚

夜幕笼罩下的群山,黑黝黝如同剪影。

山坡下的空地上,搭起一片帐篷。帐篷前点燃一堆篝火,村民们在鼓、锣、唢呐的伴奏下,跳起当地流行的《龙舞》。马主任当龙头,率领十几节龙身蜿蜒翻腾,十分壮观。年轻姑娘、媳妇则敲打着磁盘、石片,倾情演唱民间小调《采花儿》,歌声婉转悠扬,情真意切。

凯莉、毛兴旺坐在最前面,忘情地击打着节拍,相视而笑。大河马在旁边看了,炫耀地向老金、郑镇长等人指指点点……

27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傍晚

马石头妒火中烧,幻想着双手抱头滚至山坡下,将毛兴旺推开,代替毛兴旺坐在凯莉身边。凯莉浑然不知,与马石头相视而笑……

又幻想着滚至场中,把马主任绊倒,将其摔得遍地找牙,狼狈不堪……

28、一轮红日  外景  白天

篝火幻化成一轮红日,从山梁上冉冉升起。

艳阳下,一切都是那么清新,那么明媚,仿佛走进梦幻般的世界。

29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白天

村民们相继走出帐篷,仿佛有些不能适应这样的变化,赶紧眯起眼睛,却又舍不得如此美景,小心地打起眼罩,极目远眺。

30、马家岭山坡上  外景  白天

马家岭山坡上郁郁葱葱,繁花似锦。

凯莉、毛兴旺一人一把铲子,在空地上挖出一个坑,栽种一颗幼小而挺拔的桢楠树。

凯莉:“*^_^*οY^o^Y”字幕:让我们的友谊,像这棵桢楠树一样,万古长青!

毛兴旺:“一、一言,为、为定!”

二人勾住小手指,以不同的语言宣誓:“(@^_^@)~(X_X)丫(*++*)!拉、拉勾,上、上吊,一、一百年,不、不许变!”

31、马家岭村口  外景  白天

雕刻着“马家岭”字样的圆形石碑,经过风雨冲刷显得特别清新。

两辆卸完货的大卡停在石碑前。

马主任送郑镇长等三人走上前边一辆大卡车,向郑镇长指点着前面的路。老金、大河马等候在第二辆卡车前。

毛兴旺双手支地、凯莉坐着电动轮椅,有说有笑地走回来。

大河马把凯莉抱进驾驶室,将轮椅装上大卡车,与毛兴旺挥手道别。

大河马:“阿毛,再见!”

毛兴旺:“再见,大河先生!”

凯莉从车窗探出身子,与毛兴旺依依惜别,比划着要毛兴旺发送email

毛兴旺做一个“OK”手势。

32、通济镇  外景  白天

通济镇(路标:通济镇)一片狼藉,破败不堪。一家网吧门口的广告牌扭曲变形,裸露出三角支架,残留的半个“网”字在疾风中猎猎飘扬。

路边堆放一些台式电脑,有几台机箱、显示器摔得七零八碎。秃脑门老板(35岁)戴一副打破的近视眼镜,怀里抱一台笔记本电脑,没精打采地蹲在路边。

毛兴旺双手支地沿街走来,停在秃脑门面前。

毛兴旺:“大、大哥,不、不干了?”

秃脑门意外地:“你、你咋来了?”不待毛兴旺回答,几近哽咽地:“兄弟,大哥这回赔惨了,等有了钱给你发工资。”

毛兴旺:“我、我不要,工、工资,我、我要,手、手提,电、电脑。”

秃脑门:“要它干啥?”

毛兴旺:“发、发送,eemail。”

秃脑门:“没有信号。”

毛兴旺:“早、早晚,会、会有!”

33、美国某州路边维修部  外景  白天

一辆银灰色小轿车停在路边维修部。驾车的詹姆斯(48岁)轻按一下喇叭,含笑地走出小轿车。

大河马正在埋头维修一辆大卡车,抬头看见詹姆斯。

大河马:“吉米,我的老朋友!几天不见,您还好吗?请稍等,我马上就来!”

示意丹尼(32岁)上大卡车打火。丹尼打火启动,从窗口探出身子。

丹尼:“谢谢,大河马老伙计!”

大河马:“不客气丹尼,维修费记你账上了。”

丹尼作一个“OK”手势,扬长而去。

34、简陋休息室  内景  白天

大河马引着詹姆斯走进简陋休息室,倒两杯咖啡一人一杯,相对而坐。

詹姆斯:“听说凯莉小姐找到梦中情人,真是太幸运了,我祝福你们!大河马老伙计,请你告诉我,这是怎么做到的?”

大河马:“惊险、刺激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的宝贝女儿能够如愿以偿,开心快乐!我愿意为我的宝贝女儿付出一切,我想天下每一位父母都是这样,吉米老朋友,你一定也是这样!”

詹姆斯:“当然!有一次为了给我的女儿送一份圣诞礼物,顶风冒雪跑了一百多公里,最后车子抛锚,在荒郊野外冻了大半天。回到家女儿问我冷不冷,我说只要女儿开心,爸爸心里就像春天一样温暖!大河马老伙计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别忘了,当时我极力反对你们去冒险,认为那就是小孩子做的一个梦……”

大河马:“我相信我的宝贝女儿,她自幼心灵。心灵就是人们常说的预感,科学家称之为直觉、第六感,能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。记得上次给你说过,凯莉三岁的时候打破一只碗,竟然号啕大哭,说家里要死人了。当时我以为小孩子胡言乱语,没往心里去,谁知第二天就发生了车祸,妻子当场死亡,凯莉大脑撞伤落下残疾,我丢掉一条胳膊。”

詹姆斯:“真是不可思议!”

大河马:“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如此奇妙,妙不可言!九年前,凯莉听老师讲述中国伟人毛泽东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,晚上就做了一个梦,梦见大雪山下毛家岭有一位男孩,他们一见钟情。吉米老朋友,你知道吗?我的宝贝女儿凯莉梦中见到的那个男孩,竟然与现实中的人一模一样,他们心灵相通,无须语言,一个眼神就能交流,就是他们相会的地方毛家岭,与现实也只有一字之差,马家岭!”

詹姆斯:“我的上帝,简直不可思议!”

35、凯莉的房间  内景  白天

凯莉的房间不大,却布置得清新淡雅。

一盆石竹花在写字台上开放得鲜艳夺目。

凯莉坐在写字台前,从抽屉拿出一只精制的小盒子,打开后是一层金黄色丝绸,丝绸下珍藏着那穗金黄色玉米。

凯莉拿起玉米和笔刀,准备在上边微雕什么,忽然听到大河马与詹姆斯的说话声,小心地收起玉米,坐电动轮椅走出来。

36、简陋休息室  内景  白天

大河马看见凯莉,凯莉则示意大河马不要声张,悄悄绕到詹姆斯背后,突然提高声音喊:“(@^_^@)!”字幕:詹姆斯叔叔好!

其实,詹姆斯已经发现了凯莉,却佯装不知,故意逗她开心。

詹姆斯:“噢,可爱的小精灵!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詹姆斯叔叔吗?”

凯莉:“~(X_X)\(0.0)/”字幕:我要去詹姆斯叔叔的康复中心!

詹姆斯:“这可是个好消息!不过,凯莉小姐从前可不是这样子,詹姆斯叔叔动员过好多次,嘴皮子都快磨破了,就是不同意,现在怎么了,像换了一个人?”

凯莉:“§^_^§*++*”字幕:我要尽快康复,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蹈家!

这样的目标显然定高了,詹姆斯与大河马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应答。

37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白天

马家岭沐浴在阳光下,各家帐篷前晾晒着粮食、衣物。一些老人蹲坐在不远的山坡上晒太阳,神情木然惶然,显然尚未从灾难的阴影中走出来。带孩子大嫂和几个年轻媳妇聚集在一起,拿XX饼干**广告位,下同)、XX面包*、冰川时代矿泉水*喂孩子,倒是说说笑笑自得其乐。

两名线路工从村庄方向往帐篷前架设一条临时高压线、电话线。马主任带领几个村民挖坑栽线杆。

一辆黑色小轿车驶来,停在不远处,老金走下车。

马主任把镐头交给一位村民,赶紧迎上去。

38、茂密的竹林  外景  白天

马石头赤裸着上身,从席片下摸出一截吃剩的红苕,也不擦泥,大口地啃食。

忽然响起竹叶的“沙沙”声。

马石头把吃剩的红苕塞进嘴里,双手抱头就地一滚,钻进厚厚的竹叶下。

毛兴旺双手支地走进竹林,离席片几步远停住,找一根细长的技条,把一只毛毛虫放在技头,准备吓唬马石头,——席片上没有马石头,只有一件又脏又湿的衣服,还有一些吃剩的红苕皮。

毛兴旺从背包拿出一瓶冰川时代矿泉水*、一包饼干*、一块面包*,一一放在席片上。忽然觉得不妥,找细草将饼干、面包拴住,高高地吊在竹子上,把矿泉水瓶放在下边,正对着上面的食物,以示提醒。

39、竹叶下  外景  白天

马石头透过竹叶缝隙看到这一切,不禁十分感动。正欲从竹叶下爬出来,毛兴旺拿起那件又脏又湿的衣服走了。

40、竹林前空地上  外景  白天

毛兴旺走到竹林前的空地上,扳倒一颗小树,把衣服晾晒在小树上……

41、竹林边  外景  白天

马石头跟到竹林边,正欲开口说话,山坡下传来马主任的喊声:“阿毛——”

马石头赶紧缩回竹林。

毛兴旺听到竹林的响动,却佯装不知,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。忽然觉得不妥,拐上旁边的路,往另一个方向走了……

42、马家岭山坡下  外景  白天

老金看山坡上无人,失望地:“阿毛不在坡上?”

马主任:“阿毛是个孝子,天天上坡陪奶奶……”话没说完,看见毛兴旺从村里走出来,不禁纳闷地:“这个瓜娃子,咋回村里了?”迎上几步,不无鼓动地:“阿毛,金先生放弃了赚钱生意,在咱们这办起免费福利院,你去不去?要去带上石头一起去,我也好清静几天!”

毛兴旺将信将疑地:“免、免费?”

老金:“还有医生做康复理疗……”

毛兴旺:“也、也是,免、免费?”

老金:“全免费。”

毛兴旺:“也、也能,上、上网?”

老金:“当然!”

毛兴旺:“等、等!”回头往山坡上走了。

马主任忽然恍然地:“噢,我那败家玩意儿,原来躲在坡上!”忽然觉得不妥,赶紧改口:“我家石头,就是一个犟种。那天打他几下,转眼不见了,害得我到处找!”

43、竹林里  外景  白天

马石头打开饼干*、面包*、矿泉水*,一一摆放在面前,正吃得香甜,忽然听到响声,抬头看时,毛兴旺已至面前,后边跟着马主任和老金,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。

毛兴旺正欲说去福利院的事,马石头突然扬起手,将饼干、面包、矿泉水打在毛兴旺脸上。

马石头:“叛、叛徒!”双手抱头就地一滚,迅速冲上一处悬崖。

马主任:“败家玩意儿,快回来!”

毛兴旺冲着马主任:“谁、谁叫你,来、来的?”

44、悬崖上  外景  白天

悬崖陡峭,深不见底。

毛兴旺一边追一边喊:“兄、兄弟,不、不要啊!”

马石头:“叛、叛徒!”

毛兴旺:“我、我不是,叛、叛徒!”

马主任、老金紧跟其后,看着悬崖上的马石头又气又急。

马主任:“败家玩意儿,快下来,别干傻事!”

马石头:“马、马大炮,你、你不是,想、想要我,死、死吗?我、我这就,死、死给,你、你看!”说着,往悬崖边爬过去。

毛兴旺冲马主任喊:“快、快走开!”

45、大石后  外景  白天

马主任不放心走开,却又不敢违令,只好拉着老金绕到一块大石后,躲藏在那里看究竟。

46、悬崖上  外景  白天

马石头似乎铁了心,继续往悬崖边上爬,再有一步之遥,即将堕入万丈深渊。

毛兴旺扑上去拖住马石头:“兄、兄弟,不、不要啊!”

马石头:“叛、叛徒!”努力挣脱出来,由于用力过猛,一时收留不住,顺势滚下悬崖……

毛兴旺就地一滚,一手拉住马石头,一手抓住一棵小树。二人悬空在悬崖下。小树根开始断裂,岩石开始松动……

马石头:“快、快放开,要、要不,咱、咱俩,都、都死!”

毛兴旺:“要、要死,一、一起死!”

(待续)

最 新 发 布
鲁讯逝世80周年
没有卑微,就没有阎连科
郝景芳《北京折叠》获雨果奖
诗意是扎实的生活细节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...
沉痛哀悼著名作家陈忠实
读书日推荐:孤独的喧嚣
还有谁在读司汤达
探索当下如何书写乡村和农
对话李敬泽:城镇人生的荒诞与神圣...
 
热 门 点 击
长篇小说《当爱越过年轮》《美与丑...
国学经典《十三经入门》、小说精选...
英文诗歌赏析技巧
文化批评:读书在这个时代到底有什...
先锋文学只是为中国文学疏通血管的...
村上春树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希望越来...
进入《红楼梦》里中国人的四季和日...
马瑞芳:贾宝玉绝对不是石头
绝恋(已出版)
Acquainted with ...
 
Copyright © 2009 天作出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严禁拷贝 北京网站制作:海源川汇  京ICP备10027853号